您当前的位置:外汇门户全球网 > 

IMF慷世界之慨 似乎不太负责任+火橙资本

  2008年9月,因担心慷纳税人之慨救助华尔街会让美国政府陷入“道德困境”,时任美国财长的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坐视雷曼兄弟破产,但雷曼破产后的金融海啸效应,又迫使两人不得不投入更多的资金,救助AIG等金融巨头……

  这次欧元区和IMF出资1100亿欧元救助希腊,显然是吸取了雷曼的教训,但这又不可避免地陷入新的“道德困境”。对德国、法国等国来说,拿自己国家纳税人的真金白银救助希腊,显然不是一个你情我愿的选择;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IMF慷世界之慨,似乎也是一种不太负责任的做法。

  道理很简单,希腊和雷曼一样,都是咎由自取。作为华尔街投行的雷曼因为过度贪婪、杠杆率太高,最终难以为继;身为欧元区国家的希腊则因为寅吃卯粮、财政开支过大,最终无法消化。如果按照市场规律,希腊和雷曼都应该自身承担过错。

  但国际社会却不能坐视不管,这是因为在相互关联的资本市场,希腊和雷曼一样,都属于“大得不能倒”,雷曼破产引发资本市场的滔天巨浪,希腊危机尚未彻底恶化,就已在股市引起剧烈震荡。欧元区和IMF采取紧急行动,实属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要聊以安慰,至少德国、法国等国救助希腊,实质也是在保卫欧元;而美国救助华尔街,虽在注资AIG等企业上亏本外,在其他企业上还算是赚钱的买卖。

  相比之下,IMF的投资则多的是风险,少的是收益。对于投放给希腊的400亿美元,IMF设定的贷款利率只有3.33%,低于许多国家国内贷款利率水平,也低于欧元区借给希腊的5%的贷款利率,可以说,这都是其他国家在让利给希腊。

  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显然有失公平。因为不管是国际金融危机还是主权信用危机,都不是发展中国家的过错,作为穷国,它们是最大的受害者,但作为IMF的成员国,它们却要为富国的过错埋单。这种“劫富济贫”,既是现在美国民间对华尔街切齿痛恨的根源,也是许多国家对IMF救助政策颇有微词的地方。

  正是考虑到民意的强烈反对,对于火橙资本欧元区随后推出的7500亿保护欧元稳定基金,虽然欧洲方火橙资本面声称,IMF将在其中出资2500亿美元,但在媒体的追问下,IMF第一副总裁利普斯基却再三谨慎地强调,IMF从未说过这一出资数额,未来即使需要IMF出资,也将是个案处理,逐笔审查。

  救助华尔街和希腊所产生的“道德困境”,一个根源,就是华尔街巨头和某些国家,绑架了资本市场和其他经济体,造成了“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的不合理状况。而IMF作为被西方掌控的国际金融机构,虽不得已为之,但也难免有慷世界之慨的嫌疑。

  希腊债务危机的教训是深刻的。要防止类似问题不再重演,必须避免“道德困境”继续深化。一方面,其他和希腊存在类似问题的发达国家,必须在问题进一步恶化前加快结构性改革,避免步希腊后尘;另一方面,正如中国驻IMF执董何建雄所强调的,对这些国家,IMF应在政策指导、监督上“多一点推动、鼓励,甚至施加必要的压力”。无论如何,IMF都不应该成为发达国家的提款机!

收集整理:外汇门户全球网
本文地址:http://www.feriadejaen.com//186.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