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外汇门户全球网 > 

围绕人民币国际化的一揽子政策+rmb是什么意思

  我们预计在不远的将来人民币有望进入SDR(Special Drawing Right,特别提款权)篮子,同时我们也看到人民币距离“自由使用货币”仍然存在差距。为了使人民币符合进入SDR篮子的标准,我们还需要做出相应的努力,主要对策是围绕人民币国际化实施一揽子政策措施。

  人民币成为“自由使用货币”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初级阶段,消除人民币与“自由使用货币”之间的差距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深入,是并行不悖的。根据IMF的安排,对SDR货币篮子组成的下一次评估在2015年。那么考察期是评估SDR篮子组成货币年之前的五年,即2010~2014年。如果要实现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相当紧迫,严格计算已经不满4年。

  在未来的4年中,我们可以采取的一揽子具体措施是:

  一、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

  (1)扩大双边贸易中人民币计价的范围

  IMF对于一种货币进入SDR篮子所提出的要求,不仅仅包括货币发行国需要是主要的商品和服务的出口国,而且要求该货币是“自由使用”的。而一种“自由使用”的货币首先要求该货币在国际交易支付中被广泛使用。中国在对外贸易中大多使用美元计价,人民币计价尚只存在于对少数国家的少数交易之中。要使人民币成为一种“自由使用”的货币,需要扩大在双边贸易中人民币计价的范围。

  扩大在双边贸易中人民币计价的范围的一个有力手段是政府与更多的国家缔结在双边贸易中以人民币计价的合作协议。中国已经着力推进双边贸易中的人民币计价。自2009年启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的使用持续增加,2011年前4个月,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已达5300亿元,超过去年全年水平,达到同期贸易量的5%。预计到2015年,这一数字将提升至15%~20%。汇丰最新的一项针对全球21个市场6000多家贸易企业的调查显示,在中国内地,预计年内人民币将超越欧元成为贸易企业结算货币的第二选择,仅次于美元。这意味着,在未来半年内,人民币将首次超越英镑成为全球贸易企业考虑采用的三种主要结算货币之一 。

  (2)参加地区多边金融合作机制,与更多国家建立货币互换关系

  在实践中,IMF建议将成员国的商品和服务出口份额和以成员国货币计值的官方储备持有数作为判断某一货币是否在国际支付中广泛使用的标准。而当前,人民币还不是公认的储备货币。通过参加地区多边金融合作机制,与更多国家建立货币互换关系,是推动人民币以借入储备的形式成为其他国家外汇储备一部分的重要方式。

  近年来,除推动东盟(10+3)多边金融合作机制外,人民币货币互换也取得了重大进展。中国人民银行分别于2010年6月9日、2010年7月23日和2011年4月18日与冰岛中央银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新西兰储备银行签署了金额分rmb是什么意思别为35亿元、1500亿元和250亿元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截至目前,人民银行已与他国签署了九份本币互换协议,双边货币互换协议规模已达到 8285亿元人民币 。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表现出持有或购买人民币资产的意愿。中国央行已与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韩国正在计划购买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境外金融机构开始吸收人民币存款,截至2010年末香港人民币存款达3149.4亿元。预计至2015年将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愿意持有或已经持有人民币资产。

  二、进一步扩大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

  人民币实现完全自由兑换不应成为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先决条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能否自由兑换是无关紧要的。应该承认的是,伴随着货币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升,任何一个充分国际化的货币的确应该能够在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下实现自由兑换。

  (1)深化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的完全自由兑换进程

  一国货币进入SDR篮子的标准要求该国必须存在远期市场,这在一定程度上蕴含着自由兑换的要求。并且,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也是推动人民币成为完全自由兑换货币、提高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和国际金融交易计价货币吸引力、开拓人民币外汇市场的根本措施。

  目前,中国资本项目下的子项目中,管制较多的是借用外债、跨境证券投资和中资机构对外贷款、直接投资等。虽然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尚无确切的时间表,但中国已具备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四大条件——宏观经济稳定、完善的金融监管、较充足的外汇储备、金融机构稳健。

  早在21世纪初期,国内学者就已经在我国资本账户开放次序的问题上形成了较为一致的观点,即长期资本流动开放先于短期资本流动开放;直接投资的开放先于证券投资的开放;资本交易的开放先于外汇交易的开放;居民国外交易的开放先于非居民国内交易的开放。之后,伴随着我国资本账户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理论上划分的阶段界限已经逐渐模糊,中国当前的政策安排重点应是如何确定资本账户子账户之间的先后次序。

  当然,在推进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自由兑换的进程中也伴随着一定的风险。人民币实现资本项下的自由兑换将会增大国内经济遭受外部冲击的可能性。中国能够成功抵御东南亚金融危机和2008年金融危机,而并没有受到太大的直接影响,并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经济的稳定性高于东南亚国家或是欧美国家。虽然这两次危机发生时,中国正处于经济上升期,因而具有较强的抵御风险的能力,但与中国没有完全开放资本项目也不无关系。

  在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全球化的推动下,大量的短期国际资本在国际市场上寻求套利、避险或者投机的机会。人民币的自由兑换可能增大资本流动的规模和速度,继而给我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稳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需要加快国内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改革和发展。

  (2)进一步开放在岸金融市场

  合理安排投资人民币资产的渠道,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具有重要的意义。截至2010年末,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投资额度已累计达到197.2亿美元和696.61亿美元。在现有QFII和QDII框架下,扩大投资规模,减少投资限制,有助于实现人民币的投资化或储备化。同时,允许合格外国企业与金融机构在中国境内发行股票和以人民币计价债券,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增加其他国家持有和使用人民币的兴趣,有助于扩大人民币计价和结算的范围。

  三、减少央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汇率市场化虽然与一种货币走向国际化没有直接的因果联系,但当前人民币汇率在中国人民银行较大力度的管制下,强烈的单边上扬预期使人民币计价对于买卖双方形成了不对称性,从而制约了人民币在双边贸易中的使用。因此,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顺利推进在提高金融效率的同时,将进一步理顺国内价格机制,平衡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从而扩大人民币在境外的流通与使用。

  (1)进一步推进汇率制度市场化改革

  要使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真正有意义,人民币必须改变在一定程度上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实行更加灵活的汇率制度,否则,人民币加入到SDR货币篮子只意味着美元在SDR中所占的份额增加。同时,人民币双向自由浮动也是推进在国际贸易中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的客观要求。虽然,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启动了两轮汇率制度改革,但从实际情况看,中央银行对人民币汇率的干预仍然存在,与当前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元并没有完全脱钩。

  加速人民币汇率制度市场化改革可能有两个方面的风险和挑战。

  首先是可能加剧汇率波动。放开对人民币汇率的管制,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势必会变得频繁。国际社会对人民币有较强的单边上涨预期,放开对人民币汇率的管理,可能引致国际游资对人民币的投机,造成人民币汇率的剧烈波动。

  其次,国内企业需要提高应对汇率风险的能力。中国长期以来实行了以rmb是什么意思出口导向为目标的盯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可以说是政府承担了所有的汇率风险。大量以出口为导向的民营企业实力薄弱,缺乏应对汇率风险的能力,即使是国有大型企业也缺少应对汇率风险的实际经验。扩大人民币汇率的自由浮动将对国内企业造成一定的冲击。

  (2)扩大海外人民币市场的广度和深度

  扩大海外人民币市场的广度和深度,拓展持有人民币的保值、增值渠道,使人民币得以在海外形成水位较深的蓄水池,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参与其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民币国际化。

  扩大海外人民币市场的广度和深度,还能解决当前人民币结算在出口和进口贸易中使用不平衡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第一季度,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实际收付总金额2584.7亿元,其中实收392.5亿元,实付2192.2亿元,收付比为1:5。有不少观点认为,由于缺乏必要的配套措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并未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反倒成为了推动外汇储备进一步增加的因素之一。这个问题形成的原因可能与境外人民币的获取便利度、在持有环节还未能有较好的保值增值渠道等因素有关。随着人民币回流渠道的扩展和海外人民币市场的发展,这个问题有望逐渐得到解决。

  四、加快包括利率市场化在内的金融市场化改革

  在当前国内国际形势下,加快包括利率市场化在内的金融市场化改革,有助于从完善金融市场机制方面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1)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

  虽然利率市场化不是货币“自由使用”的必然要求,但是如果说人民币自由兑换是人民币作为一种资源在内外配置的市场化,汇率是这种资源的价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利率显然是这种资源的价格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境内外人民币利率和汇率迥异会产生人民币的套利问题,或使我国货币政策的操作面临“内外均衡冲突”。同时,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等同于打开了保护国内金融市场免受国际冲击的防火墙。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推动国内金融市场不断向广度和深度发展,以承受国际游资及各种动荡的冲击是有必要的。

  (2)金融机构对内对外同步开放

  金融市场化的一个重要体现是微观金融机构的市场化。从中国现实出发,应改善金融机构尤其是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新型的金融企业制度。在对内开放上,应该鼓励民营企业进入金融行业,积极培育除国有金融机构外的其他市场参与主体;在对外开放上,应进一步放开外资进入金融行业的限制,合理提高外资参股比例,以增强金融机构的市场竞争力。

  总之,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国家货币在符合IMF有关规定的条件下进入SDR篮子,将有利于建立一个健全的国际货币体系。我国目前正在采取或即将采取的一系列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措施,使得人民币越来越接近 “自由使用货币”。我们估计,在2015年IMF对SDR进行五年一次的评估时,人民币应可以进入SDR篮子。

  摘自 《第一财经日报》

收集整理:外汇门户全球网
本文地址:http://www.feriadejaen.com//4833.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