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外汇门户全球网 > 外汇行情

爱尔兰援救方案出炉 西葡两国有望“自愈”-世界货币基金组织

  相比于半年前希腊援救方案的“难产”,当地时间本月28日出炉的850亿欧元爱尔兰援救方案从酝酿到公布只用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英国、瑞典、丹麦等国的火速驰援能否挽爱尔兰狂澜于即倒,又将在多大程度上扶西、葡大厦于将倾?全世界都在屏息关注。

  赶在本周全球金融市场开市之前公布援救方案,欧盟与IMF官员的良苦用心不言自明。从过去一周的市场表现来看,爱尔兰21日提出援助申请并没有给市场带来显著利好,包括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希腊以及意大利在内的欧洲国家借贷成本上升压力仍然有增无减。因此,此次援救方案的出炉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稳定市场情绪的最后一枚棋子,成败在此一搏。

  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熊厚11月29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从方案出台的速度、援救规模还是贷款条件来看,最新进展的积极意义都不可小视。“虽然中长期效果尚有待观察,但援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救方案的出炉至少能够帮助爱尔兰解决燃眉之急。”他说。“不过,方案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缓解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的压力,现在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援救方案规定,救助资金将主要来自三个渠道。最大一部分(约627亿欧元)来自欧盟和IMF联合设立的备用救助机制,其中有402亿欧元由欧盟援助基金提供,225亿欧元由IMF提供;此外有48亿欧元来自英国、瑞典和丹麦提供的双边贷款;最后,爱尔兰还将动用本国养老储备基金等国内资源自筹175亿欧元,主要用于救助银行业。也就是说,爱尔兰获得的外援实为675亿欧元,远低于希腊的1100亿欧元。据称,这85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将主要用在两个方面:一是救助因房地产泡沫破裂而陷入困境的爱尔兰银行业,总计350亿欧元,其中100亿欧元用来为爱尔兰银行注资,余下250亿欧元作为应急资金;二是用于满足爱尔兰政府的财政需要,总世界货币基金组织计500亿欧元。

  熊厚认为,上述援助规模对于解决眼下爱尔兰的问题来说应该是够用了。此前爱尔兰官方一再表示,其政府拥有的现金流可供支持到2011年年中,而爱尔兰的公共债务水平也远低于希腊,本身的再融资压力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大,只是市场动荡推动借贷成本上升至非理性的高度才引爆所谓的债务危机。如果救助方案能够稳定市场情绪,那么爱尔兰的资金链条将得以维护。而且正如救助方案中规定,相当一部分资金将用于解决其危机根源即银行业的问题,这样明确的针对性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方案实施的效果。不过,熊厚认为爱尔兰危机在中长期的演化和发展仍然存在种种不确定性。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取决于银行业重组的成败。比较好的结果是银行业重组后坏账得以消化,那么警报基本可以解除,无需后续资金;而比较悲观的可能就是坏账处理得不好,那么爱尔兰政府可能就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填补漏洞。

  或许是吸取了援救希腊过程中的教训,此番爱尔兰援救方案在贷款条件和期限上都相对更为宽松。据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与货币事务专员奥利·雷恩介绍,由于资金来源渠道不同,为爱尔兰提供救助的贷款期限从3年到7年半不等,而当时提供给希腊的贷款期限仅为3年。不过雷恩已表示欧盟将比照爱尔兰救助方案,适当放宽希腊的部分还款期限。利率方面,因贷款期限不同可能略有差异,需要在本周方可最终敲定。不过据雷恩透露平均贷款利率可能在6%左右,而爱尔兰总理布赖恩·考恩则称贷款利率可能平均在5.8%的水平。虽然这一水平高于援助希腊时的5.2%利率,但较之当前市场利率已是相当优惠。作为附加条件,爱尔兰政府将实施银行业重组、大力紧缩财政和推行经济改革。而此前外界最为关注的爱尔兰12.5%的公司税得以保持不变,这让考恩备感安慰,称眼下的结果是“为了爱尔兰和爱尔兰民众所能达成的一份最佳协议”。

  熊厚认为,此次援救方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敲定出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援助条件相对合理,无论银行业重组还是紧缩财政都与爱尔兰政府的现行计划很合拍。事实上,根据爱尔兰24日提出的四年紧缩计划,其政府旨在2014年之前将其财赤占GDP之比降至3%。而28日通过的援救方案则颇令人意外地主动降低要求,将其减赤期限延长一年至2015年,从而为方案的迅速达成奠定了基础。在成本方面,熊厚认为虽然预计的6%的贷款利率并不算低,但应该属于爱尔兰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与希腊不同,爱尔兰接受的援助资金主要还是用于银行业救助,事实上即使是规划用于政府财政的那一部分也是为了弥补此前爱尔兰政府已经向银行业注入的资金。而政府通过注资将银行部分或全部国有化,意味着其也有可能在将来分享银行利润。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提供给爱尔兰的援救贷款更多的是为了解决流动性问题,而不是真正的政府亏空,因此6%的利率成本也就相对合理。

  那么,这样一个充分表明欧盟当局态度且条件合理的救助方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遏制危机向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国蔓延呢?这是如今市场上面临的最大问号。熊厚认为,在外部条件有利好走向的情况下,西、葡两国的命运将主要取决于其自身财政与债务状况的发展。虽然就目前来看两国情况并不容乐观,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果爱尔兰危机的成功解决能够缓解市场情绪,将有助于降低这两个国家的融资成本,从而为其赢得“自愈”的可能和时间。

收集整理:外汇门户全球网
本文地址:http://www.feriadejaen.com/whxq/10031.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