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外汇门户全球网 > 外汇行情

索罗斯:巨鳄返港 来者不善?_经受的近义词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随着热钱涌港,13年前在亚洲金融风暴中狙击港元无功而返的索罗斯,将携90亿美元巨资卷土重来。鉴于十多年前亚洲金融经受的近义词危机的惨痛教训,报道很快引起了香港监管层及海内外华文媒体的高度关注。有业内人士认为,索罗斯此次的手法和前几次差不多,与其说索罗斯是看好中国市场,还不如说他和其他国际热钱一样,是在豪赌人民币升值。

  变相实现货币投机套利

  资料显示,索罗斯于今年3月24日在香港注册成立基金管理公司,注册资本为港币1元,在9月的股份申请表中,其入股资金 显 示 为3500万港元,而媒体称,索罗斯最终带到香港的资金或达到90亿美元。此外,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在香港的办公室将于11月初开始办公,该公司还计划今年设立北京或上海办事处。还有消息称,这家公司除了从纽约总部派驻两名中国籍基金经理外,还请来原美林自营坐盘交易部董事总经理蔡笃昀,成为4名驻港基金经理之一。

  纷至沓来的消息在传递这样一个信号:在人民币升值、中国央行升息的情况下,包括索罗斯在内的国际对冲基金投资者正在觊觎中国市场,香港则成了这些热钱抢攻的桥头堡。

  接下来,索罗斯在港近90亿美元的资金如何运用的问题很快成了市场猜测和议论的焦点。有市场人士表示,索罗斯在1997年经历与香港金管局的对弈后,随着国际经济局势变化,索罗斯对香港的投资策略将从单纯的货币投机套利,转向持有单只股票的较长投资。

  香港汇策金融市场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虞堂笙认为,索罗斯会利用当前的流动性泛滥和人民币升值进行与汇率相关的交易。他指出,除了香港H股的投资机会外,索罗斯更有可能透过从大型咨询机构取得的Q FII(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名额进入A股市场。此外,善于期货操作的索罗斯基金还会从事固定收益产品的交易。

  对于中国监管者来说,索罗斯这种投资策略的调整并不意味着其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会减弱。有分析人士解释说,香港是全球最重要的离岸人民币交易平台,但目前香港的人民币存款充其量不足1500亿元,大型的国际对冲基金如果借助杠杆作用,只需要较少的资金便可以将无本金交割远期人民币合约价格(NDF)推高,对冲基金就可从中获取丰厚回报。

  举例来说,对冲基金买入了在45天内人民币升值3%的合约,假若在合约的45天内人民币都没有升值3%,那么N D F的买方(对冲基金)将付出千分之五的期权费。但若人民币升值3%,NDF的合约卖方必须补齐买方所有升值的差价。这些获利将由作为中间人的银行担保进行资金调配,以美元交割。其实,即使人民币升值3%或5%,对冲基金的收益也根本不明显,所以只有做非常大的财务杠杆才符合对冲基金的利润要求。在这类N D F的交易中,对冲基金只需交很低的保证金,例如1亿美元的N D F合约,买方付出50万美元的期权费,而其财务杠杆可高达10倍至20倍。如果对赌成功,对冲基金便获得300万美元的利润收益。

  此外,索罗斯还可以用美元换成的港币买入与人民币资产相关的H股。等到人民币升至其预期目标时,便可以反向操作,在卖出人民币换回美元资产的同时,在股市上抛售H股锁定利润,这样可以同时锁住货币升值收益与股市回报。

  事实上,索罗斯很早就开始投资中国概念股。他控制的一只基金1995年购入2500万股海南航空,成为海外资本入股内地航空公司第一案。2006年至2007年,他大量买进在美国上市的中资企业百度的股份,去年第三季度再入资阿里巴巴成为三大流通股股东之一。今年又有消息称,索罗斯在7月份买进中国淀粉的4000万股,10月份又以4000万美元入股四环医药。

  多次摸底后“看好”中国

  有人说,索罗斯犹如华尔街上的金钱豹,行动极其敏捷,善于捕捉投资良机,一旦时机成熟,他将有备而战,反应神速。

  同样,索罗斯此时携巨款进入香港,也是做足了功课经受的近义词、充分思量后的决定。有心人发现,索罗斯对中国的态度颇为有趣。1997年狙击泰铢后,意犹未尽的索罗斯将触角伸向了刚刚回归的香港,不想被香港政府和其身后挺立的中央政府打乱了算盘,铩羽而归。在香港马失前蹄并没有阻挡索罗斯了解中国的兴趣,他先后在2001年、2005年、2008年、2009年和今年五次到访中国,还多次露出“看好”中国的口风。

  去年6月,索罗斯以79岁高龄高调来华,在上海、杭州、北京连续做了三次演讲,一路唱多中国。他指出,中国经济总量目前只有美国经济的1/4,但前者可以成为全球经济引擎,中国可能在2040年到2050年时,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国家。在同后来的投资对象———阿里巴巴集团的总裁马云交谈时,索罗斯还进一步吐露心声,“我对投资中国比投资其他国家更感兴趣,我特别对私人股权感兴趣,中国总的前景很好,许多实业里面会发生很多兼并,而资本市场能赚大钱的机会就是来自兼并和资产重组”。

  从去年年底开始,索罗斯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人民币升值的问题上。他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多次建议中国政府将人民币升值一步到位。理由有两个:一是防止热钱进入,二是将通胀转嫁出去。今年3月赴港时,索罗斯再抛“重磅炸弹”:中国允许人民币升值将是明智之举,而避免热钱流入的解决办法之一就是让人民币一次性升值,然后再以渐进式的浮动汇率制度进行调整。

  今年8月份,索罗斯又转而建议美国政府,采取强硬措施强迫人民币快速升值。作为在世界金融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其建议的分量可想而知。再接着,10月8日,索罗斯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视频专访时表示,如果中国继续压低人民币汇率,可能导致其他国家不得不采取资本管制。他认为人民币每年升值10%对中国而言是可以忍受的。

  对此,国内著名专栏作家余丰慧撰文指出,索罗斯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的一系列话语、观点貌似都是站在中国、美国甚至世界经济角度讲的,都是为其经济走好而说的。然而,索罗斯携90亿美元进驻香港,豪赌人民币升值,彻底暴露了其一系列言语、观点的真实目的,彻底戳穿了其狼子野心,彻底露出了其狰狞面目。原来,索罗斯不遗余力地呼吁人民币升值完全是为了其私利,为了其旗下量子基金追逐更大利润。

  余丰慧还敏锐地观察到,就在索罗斯今年年初公开抛出人民币加速升值转嫁通胀观点时,暗地里却派员抵港开始了香港办公室的实地考察。他认为,这并非简单的巧合,呼吁、强迫、要挟人民币升值很可能是索罗斯在为豪赌人民币升值造舆论、打掩护、铺路子。

  著名经济评论人叶檀也在博客文章中指出,索罗斯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建议实际是为了给自己铺路。她指出,相对于某些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经济学家,索罗斯提出的人民币可以承受每年10%的升幅并不算离谱,但背景是,索罗斯可以凭借近乎零利率、汇率处于历史低位并且还将维持在低位的美元拆入资金,获得当然不止10%的赢利,几十倍的杠杆率只要上涨一个点就可以赢利50倍。

  大鳄重现的警醒效应

  索罗斯曾经说过,“任何人都有弱点,同样,任何经济体系也都有弱点”,“炒作就像动物世界的森林法则,专门攻击弱者,这种做法往往能够百发百中”。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常常对基础薄弱的货币发起攻击并屡屡得手。1992年攻击英镑,使得英镑被迫退出欧洲货币汇率体系。1994年,又对墨西哥比索发起攻击,从而造成墨西哥比索和国内股市的崩溃。1997年量子基金从大量卖空泰铢开始,使东南亚各国货币体系和股市崩溃,给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些炒作行动让索罗斯赚得盆满钵溢的同时,也让他落下了无数骂名。对此,索罗斯并不以为然。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曾经说过,对于东南亚金融危机等,他没有任何的负罪感,也丝毫不感到后悔。因为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触犯法律,而真正要负责的人是那些监管者。

  客观上来说,索罗斯的到来恰恰是对中国监管者的一种警醒,漏洞不及时修补,投资家们或者说投机家们会用摧枯拉朽般的速度放大危 机 、 升 级 危 机 , 甚 至 有 可 能 让 危机提前到来。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美加快了金融监管的改革进程,这也是对冲基金争相涌向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原因之一。暂且不讨论在金融市场里有关道德自律的标准,如果市场缺乏成熟和科学的监管体系,逐利的资本就会有机可乘。

  对于索罗斯的此次行动,我们还应该联想到的是,作为公众人物,索罗斯的到来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但其他各路资金其实早就潜伏进来了,他们试图让人民币重演日元的历史。有资料证实,香港正聚集着来自全球各地的热钱,之前房产市场的快速上涨就是证据之一。香港目前的房屋价格与居民收入的比值,已经达到10多倍,接近1998年危机前11 .3倍的最高水平。恒生指数在9月上涨9%后,10月也已累计上涨5 .7%,创下两年来新高,而与此同时,除内地与香港之外的亚洲市场均出现了大幅度的调整。

  有评论员指出,当前国际市场的混乱程度或许是前所未有的,金融市场的波动特别是汇率的波动,往往会给索罗斯这样的投机者带来可乘之机,所以索罗斯这次来香港投资,无论是来者不善还是善者不来,我们都应当高度警惕,做好准备。

  索罗斯简介

  1930年,乔治·索罗斯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一个犹太律师家庭。

  1944年,索罗斯一家在布达佩斯的地窖中躲避纳粹的侵袭。索罗斯从这段磨难中总结出两条生存的技巧,也直接影响到了他此后的金融生涯:第一是不要害怕冒险,第二是冒险时不要押上全部家当。

  1947年,索罗斯离开匈牙利,移居到英国。

  1949年考入伦敦经济学院,1953年获得国际金融的硕士学位以后,索罗斯开始正式进军伦敦金融证券界。

  1956年,胸怀大志的索罗斯并不安于现状,26岁的他结束了在伦敦一家银行的工作,揣着5000美元独闯华尔街。在那里,他天才的金融直觉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很快受到多方关注。

  1961年,索罗斯结婚并成为美国公民。

  1969年,以400万美元起家,索罗斯开始经营自己的首个对冲基金。

  1971年,索罗斯与另一投资奇才詹姆斯·罗杰斯合伙成立了“索罗斯基金”,正式开始了他传奇般的投资生涯。

  1979年,索罗斯在纽约将“索罗斯基金”更名为“量子基金”。

  1984年,索罗斯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成立“索罗斯慈善基金会”,建立了第一个东欧基金会,又于1987年建立了苏联索罗斯基金会。至1990年,“索罗斯基金组织”在26个国家设立了89个机构。

  1992年,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攻击英镑,使得英镑被迫退出欧洲货币汇率体系,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称其为“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人”。在这一年,索罗斯的基金增长了67.5%。

  1993年,索罗斯以11亿美元的年收入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年收入超10亿美元的人。

  1994年,索罗斯又对墨西哥比索发起攻击。从而造成墨西哥比索和国内股市的崩溃,被《华尔街日报》称为“全球金融界的坏孩子”。

  1997年7月,索罗斯在泰国大量抛售泰铢,此举被认为是世人瞩目的东南亚金融风暴的导火索。

  1998年,以索罗斯为首的多家国际金融机构联手同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在汇市、股市和期货市场斗法,最后索罗斯以惨败收场。同年,索罗斯指挥旗下的量子基金杀入俄罗斯市场,但因俄罗斯无力偿还所欠债务,致使量子基金遭到重创,大赔了近20亿美元。

  2003年以来,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三个独联体国家相继发生“颜色革命”,国家政权被颠覆,反对派纷纷上台。分析人士认为,以索罗斯基金会为代表的非政府组织在“颜色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来源:经济参考报

  撰稿人:肖莹莹

收集整理:外汇门户全球网
本文地址:http://www.feriadejaen.com/whxq/741.html
推荐阅读
<